当前位置:共大资讯 > 旅游 > 广州百名视障人士在口述员帮助下感受阅兵直播!细节丰富深受好评

广州百名视障人士在口述员帮助下感受阅兵直播!细节丰富深受好评

2019-10-27 17:56:46来源:共大资讯

国庆期间,在广州图书馆负一楼二号报告厅观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现场直播的300多名观众中,有100多名视障人士。他们通过调频耳机中的口头内容感受到阅兵的现场直播。

“七架飞机以三角形飞过天空,喷出七种五颜六色的烟雾……”

“无人机的形状就像一架缩小版的飞机,搭载在车辆上,在天安门广场前通过。马车被漆成了奇特的颜色。”

广州图书馆读者委员会委员阿冲是100多名视障人士之一,也是口头阅兵现场直播的策划人之一。阿冲在10月6日接受杜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阅兵现场直播只能听电视解说,阅兵现场的宏伟画面、徒步团队的服装、武器装备的形式等信息仍在想象中。口头阅兵让视力受损的人在脑海中构建特定的画面。

小陈(Xiao Chan)是口头成员,也是参加口头阅兵现场直播的老兵,是广东中山图书馆的口头志愿者,曾多次为视障人士讲过电影。小陈在杜南告诉记者,在做电影听写视频服务之前,有必要多次观看电影,仔细观察每一次拍摄的画面内容,并记录电影播放过程中插入听写的适当时间,以便形成完整的听写笔记。小陈说,为了对口头视频服务有信心,每部电影至少需要100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然而,事先写一个阅兵现场直播的口头版本比口头电影要困难得多。

广州图书馆读者委员会主任冯士风在杜南告诉记者,广图以前为视障人士组织过很多电影听写活动,这是第一次尝试做电视直播听写。冯士风说,口头视频是为视力受损者提供的一项受欢迎的服务。

阿冲多年来一直在推广这项服务。他说国庆阅兵是他和他的视力障碍伙伴们非常期待的全国性活动,所以在他的建议下,广州图书馆读者委员会于9月中旬启动了活动的策划。

[对话]

独裁者看新闻,做功课,用过去的阅兵图像练习。

杜南:这次口头阅兵有什么机会?

阿雄:国庆阅兵是我们视力受损的朋友们期待的全国性活动。我们“观看”了10年前的60周年国庆阅兵和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70周年阅兵。然而,我们看不到电视画面,只听到电视评论,对游行场景的宏伟画面、徒步旅行队的服装、武器装备的形式等一无所知。我们只能停留在想象中。当时,我想知道是否可以引入电影听写的概念,以便视障人士可以“看到”游行现场。

杜南:你什么时候开始计划口头阅兵的直播?

阿雄:这个想法是我在九月中旬向光图读者委员会提出的。后来,委员会开始规划和开展这项活动。听写直到9月25日才得到确认,离国庆阅兵不到一周。事实上,我们准备的时间非常有限。

杜南:现场直播阅兵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阿冲:你应该知道,志愿者的口头视频并不依赖热情。他们需要一定的专业技能,如细致的观察、通俗的表达和准确的概括。广州此前曾为视障人士举办过口头电影视频服务,但从未提供过口头直播电视节目。口头电影可以提前做好准备,但是有很多不可预见的因素使得我们无法提前为诸如口头阅兵这样的大型现场节目写作,这对我们的组织者和听写人员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杜南: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准备?

阿雄:首先,我们和听写人员一起观看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视频,并把这些视频作为练习材料。在练习过程中,我们会要求听写人员确保电视解说一停止,听写就会立即开始,说出图片中明显但解说中没有提到的信息,如队列形成、服装颜色、设备数量等。此外,我们必须为今年的游行做作业。例如,我们必须知道每个徒步旅行队的形式,装备团队的模块,并事先从媒体报道、官方新闻发布会和其他渠道做笔记。

麦克风被去噪,听写被插入电视评论室,游行现场直播。

杜南:我听说现场听写人员使用的麦克风设备那天得到了特殊处理?

阿雄:是的。当观众进入体育场时,我们为视障人士配备了调频耳机,以接收口头信息。此外,听写人员使用的麦克风也是我们专门设置的。我们切掉一个1l可乐瓶的底部,在瓶子内部铺上隔音棉,然后将麦克风延伸到瓶口。让说话者的嘴的位置远离麦克风一到两个拳头,以达到更好的消除噪音的效果。有视觉障碍的人通过调频耳机听口头信息会有更好的体验。

杜南:口述工作人员对口头游行现场直播有什么要求?

阿雄:我们的活动在广州图书馆二号报告厅举行。首先,观众进入场馆后,口述工作人员将开始介绍他们(视障人士)所在场馆的情况,包括紧急出口和厕所的位置。游行正式开始前,听写人员将在电视直播屏幕上描述情况,如天安门广场的布局、现场军事管弦乐队的位置、合唱团的服装和姿态等。

阅兵直播中的听写,听写人员应在现场电视解说词之间描述画面内容,语言应简明扼要,以免覆盖以下解说词。我们听写的目的不是为了解释,而是让视力受损者知道电视直播画面的信息。

或者尝试现场听写冬奥会。建议将听写图像纳入旅游景点。

杜南:你认为现场直播口头阅兵的效果如何?

答:作为第一次现场直播阅兵的尝试,现场效果出乎意料。这两个翻译非常有力,尤其是曾在军队服役的小陈,在口述过程中生动地描述了装备小队的细节,为视障人士创造了一幅非常生动的画面,这是我们以前在“观看”阅兵等现场节目中无法体验到的。活动结束后,许多视力受损的朋友问我将来是否有机会参加这样的活动。

杜南:将来口头直播节目还会有其他尝试吗?

阿雄:是的。广州图书馆读者委员会主任冯士风也有同样的意图。未来,我们将在一些场景中尝试更多(提供口头视频服务),如庆祝活动、现场仪式或现场活动,如明年冬奥会开幕式。口头图像远不止帮助视力受损者观看电影和阅兵。它能让视力受损者更清晰地感知他们周围的世界。将来,我们也可以尝试将口头图像融入更多的生活场景,如剧院和旅游景点。此外,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和口语视频工作者一起做一些关于口语视频的专业教材。我也希望更多优秀的口译员将加入我们今后的活动。

采访者:黄小银,杜南见习记者